http://zhujz.blog.cnstock.com/index.html

个人资料

相关博文

日历

信息

空空视界
2018-2-12 21:38:00
原创 2018-02-12 厚黑操盘学创始人 空空道人夜读
小的时候家里困难,但是过年的时候爸妈还是会给我们兄妹几个准备好新衣服和压岁钱,这个传统几十年没变过,只是从儿女这辈转到了孙子孙女。
周六我才从银行取了些崭新的钞票,给父母送过去,只想着过年爸妈要给孩子们包红包。我家亲戚多,人来客往,父母的老理儿还存在,我作为家里的老大,算是给父母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当我把钱放到父亲手中时,他看了看钱,又看了看我说:你给我这么多钱干嘛?我说:过年了,怕您用钱,您省得再取了。父亲低声说:拿回去吧!我和你妈不需要钱的。老爸手指头向下指了指,钱到我这里就是终点了,我们要了没有用的,倒是你们,以后用钱的地方多。
望着父亲平和的目光,我的眼泪要不是怕不好意思真就要流下来了,我努力的笑了笑,就给我侄子侄女做压岁钱吧!他们都在上学,需要钱。在当今的社会,人心浮躁,欲望无比膨胀,而我父亲竟然认为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。
他看着我笑笑说:你们都孝顺我高兴,我说的也是真心话。咱家的房子是单位分给我的,虽然不是豪宅,可也算宽敞,这房子没有啥费用,不像你们还得交物业费停车费的一大堆名目。再有就是看病,我是百分百报销,你妈是百分九十报销,每个月拿点常用的药,也就是花几十块钱。平日里过日子,你们几个都往家里买东西,我们都吃不了。你看看,咱家能缺钱吗?我这一辈子,从参加工作开始,就知道要塌塌实实工作,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,国家是不会亏待我的。事实证明,确实如此,该想到的,国家都想到了,物价涨,退休金也涨。国家给养老,儿女们孝顺,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,我攒的钱都是没地方花的,我还要你们的钱干嘛?你们安心工作吧,家里啥事都没有,别老惦记着。街道还有老年活动中心,我们白天能去那里玩,打牌,看戏,聊天。还有专门的康复保健,社区这块做的和周到。
父亲喝了口水,接着说:倒是你们让我担心。你说你们那里有我们这福气,我们这一辈人都是好几个孩子,而你们,就一个。你们那一个孩子娇生惯养,竞争又激烈,他们能像你们这样孝顺?即便有这个心也未必有这个力。这么激烈的竞争,他们自己的事情还忙活不过来呢,这么贵的房价,不依靠你们,他们能买得起房?所有的压力都在你们身上,你们今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。自己把自己的日子计划好,下一代就别指望他们会给你养老,我看,只要不啃老,你们就念佛了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想想以后自己怎么养老吧。我看现在媒体上都在嚷嚷什么抱团养老,自助养老啥的,那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父亲从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在这个单位,一直到退休没有换过地方。当初母亲我们都生活在乡下,是父亲单位的领导按照国家政策把我们一家人都安排到了北京,并且给分了房子。那个时候父母从没有想过自己的付出与回报是否平衡,他们怀揣着自己的理想,辛辛苦苦任劳任怨的工作着。他们知道肩上担负着国家和民族赋予他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。他们当初的生存状态只是满足温饱,没有过多的物质需求。我父亲的书柜里,如今还放置马恩选集,毛泽东选集,这些都是单位发给父亲的。我尊重因有信仰而内外统一的人格。我的父母那一代人就是带着这种朴素而天真的信仰,积极地开创着一种美好的生活。我们不讨论成败的问题,每个人都有权为信仰坚持的权利。
面对我的父母,以及跟他们一样的叔叔阿姨们,他们曾经有过自己风华正茂的年龄,而且我相信她们也有自己矢志不渝的信念,那是根深蒂固、无可动摇的。当他们已到八十高龄,尽管已经不大理解这个变动的时代,尽管也经常为各种社会风气的败坏而痛心抱怨,但他们内心深处,仍然对自己的信仰是如此虔诚,如此纯粹。正因为这样,今天他们的内心才会如此的祥和与平静,知足使得他们从容的面对岁月,因为他们是从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走过来的。
我不知道,当我到了父亲的这个年岁时,可否拥有父辈一样的明朗和睿智。


发表评论: